中国当代音乐史

  作为曾经写过《音乐剧,我为你疯狂》这本书的作者,期盼音乐剧这一时尚艺术品种能够在中国大地上生根开花结果,希望有更多艺术家和更多观众喜欢音乐剧艺术,本是我的良好愿望;20余年来,我也为此而多方奔走呼号,其中既有热情的呼唤,也有理性的分析和冷静的忠告。我看到,多数同行在创造中国音乐剧艺术和音乐剧产业的道路上坚持不懈、艰难跋涉,取得了一系列理论和实践成果并向他们表示敬意,但也有某些从业者和政府官员好像已经走火入魔,丧失理智,开始自觉不自觉地步入迷狂的境地;特别是有幸应邀在东莞看了《蝶》剧的首演之后,觉得有必要把此前说过或没有说过的很不中听的话写出来,给过热的音乐剧行业降降温、退退烧,使它多一些冷静和理性,少一点迷乱和狂躁。

  内容提要:中国近现代音乐史研究的史料工作应该是音乐史学研究的重要问题。在当前的研究中应该引起足够的重视。文章提出应该以文、谱、音、像、图、物齐全,来构成中国近现代音乐史的完备史料。 
     关键词:中国近现代音乐史 研究 史料 

  2005年最大的歌坛事件当然是“超级女生”现象。它清楚不过地显示了电视媒体能够怎样地制造出极富轰动效应的娱乐事件。

  文章分三个部分。第一部分:音乐文化的研究受整个人类学历史发展的影响,音乐不再是娱乐、物理、技术和形式,而成为了文化。第二部分:20世纪是中国传统音乐研究的转型期,体现为对音乐传统的审视、历史梳理、分类及民间素材的研究与创作、形态分析、文化认知几个阶段。其中,1980年以来民族音乐学在中国的发展经历了从“音乐在文化中的研究”、“音乐作为文化来研究”到“音乐即文化”三个过程。这些发展不是替代的转型,而是交替,甚至并置进行的,是思想发展、学科成熟的自然进程。第三部分:音乐人类学在21世纪中国的发展必须建立在以明确的学术理念为核心、优秀的人才团队学科为动力,以及良好的运行方式为保障的学科建设基础构架上。上海高校音乐人类学E-研究院强调学术的基础性、交叉性、前沿性和现实性,立足上海、扎根中国、放眼世界,围绕“中国视野中的音乐人类学建设”为目标,将从国际语境中的音乐人类学观念和方法研究、中国视野中的传统音乐声像行为研究、上海地域中的城市音乐文化研究三个层面进行实施。

  在20世纪中国音乐发展的历程中,“文革”期间知识青年上山下乡中产生的“知青歌”,由于当时属于官方主流意识形态所禁止的领域,不仅在“文革”期间的创作和流传都处于地下,而且在其后的中国现代音乐史的研究中,也始终是一个耐人寻味的空白。然而它是中国现代音乐历史进程中一个不可或缺的部分,不但在当时流传极其广泛,影响巨大,而且在之后对于中国的通俗音乐的发展也有着深远的影响。有鉴于此,本文特就“文革”期间知识青年上山下乡中的地下歌曲创作和流传作一粗浅的论述。

2004年2月7日,由中国歌剧舞剧院演出的音乐剧《花木兰》在北京蓝天剧场试演。举办方邀请了许多业内人士和媒体观看了这次非正式的演出。此后的一两个月中,北京和上海的媒体对音乐剧《花木兰》进行了热情的报道。另外也有一些评论家对该剧的各个方面进行了评论。其中有热情的赞扬,也有善意的批评。对于作曲家郝维亚及举办方而言,此次试演就是为了听取各方面的意见。在认真听取意见并进行必要的修改的同时,作曲家本人也想就音乐剧《花木兰》的创作做一些梳理。在该剧即将修改完毕、正式公演之前,笔者作为作曲家的同学和朋友,与郝维亚进行了一次对话。

  共 7 页 48 条记录 [1] [2] [3] [4] [5] [6]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