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古代音乐史

所谓山水意境,不但是人的主观精神世界与客观的自然世界的高度统一,而且是人的精神流贯其中并占有主导地位。中国古琴音乐中“意”和“境’的统一,是中国古琴音乐家在表现虚实结合的“境”中,表现出造化自然山水那气韵生动的图景,并从中领悟出人生的哲理,更自然淳朴的人生态度和对艺术本质更新的理解.所表现出来的是人的精神。根据史料记载,早在春秋、战国时代.中国的古琴音乐中就出现了像“高山流水”这样的描写山水意境的作品。并从此开始,许多古琴音乐家都在创作中取其自然景色中的山水意境,用以抒怀,用以铭志,使古琴音乐形成了独特的艺术精神和特征。

关于燕乐二十八调调名,《新唐书•乐志》云:“有与律吕同名,而声不近雅者”。《宋史•乐志》云:“若此夹钟宫谓之中吕宫、林钟宫谓之南吕宫者”。这两则文献中说的都是以律吕命名的调名与所在均的律名不符。这个现象是在历史中形成的,它不是错误。在以往的研究中,由于没有对这个小小的枝节问题做一个梳理,因此容易引起误解,甚至以为唐宋乐调传统也不一致了。本文意在对这个问题进行辨正。

本文以姜白石词调歌曲17首的创作为例,同时结合宋元“起调毕曲”理论的相关分析并作为参照,探讨宋代词调音乐创作中“音”“韵”关系的构成特点及度曲法则。文中指出,在姜白石17首词乐作品中,不仅起韵、尾韵、结韵的相对应之音,大多为主音(有三首属“宫调徵起”现象),并且句中韵出现的全部或主要对应于第五级、第六级、第三级、第二级的例子,值得重视,客观上与姜白石词乐创作思维中有意识把握的调式或旋律色彩构成有关。在其作品中,凡起韵、尾韵、结韵一般都记有延长音,其句中韵大多数也记有延长音。本文不是一般地讲“起调”为“起韵”之声,而是指出上、下阕中的“起韵”、“尾韵”、“结韵”和各种句中用韵,呈现有不同现象,并从不同角度反映姜白石如何有意识地在创作中把握“音”“韵”关系,从而构成姜白石词乐创作的重要特点。

  晋侯稣编钟14件,于1992年8月31日被盗掘出土于山西曲沃县曲村镇北赵村西南天马-曲村遗址8号墓。1992年北京大学考古系及山西省考古研究所联合对天马-曲村遗址进行了抢救性发掘1),出土编钟2件,为这套编钟的最后二钟。晋侯稣编钟全套应为16件。
   

中国音乐考古学研究的重大成果——评《中国音乐文物大系》十二省卷的问世

  以中西音乐文化关系而言,当时主要有三种看法:一种是主张“全盘西化”,可称为“国际派”;一种是主张“复兴国乐”,可称为“国粹派”;另一种是主张“中西融合”。事实上倾向最后一种的学者和音乐家最多。但是,同样是倾向于“中西融合”,每个人的作为也不尽然相同。这个不尽然相同的原因,不仅仅取决于个人的思想、才华和兴趣;更多的是取决于个人对于“中西融合”认识的深度和广度。杨荫浏先生的个人选择,则是出于他在这方面不同凡响的学术思考。

  根据2005年中国音乐刊物中关于中国古代音乐史的论文资料加以归纳整理,对不同历史时期的研究重点分别进行了阐述。

  关键词:古代乐舞;音乐考古;乐坊;唐代燕乐;乐调

李方元教授《中国古代音乐史研究的几个问题:以资料与研究的关系为中心》 讲座概要。

  共 4 页 28 条记录 [1] [2] [3[4]